安然就是想甜蜜了

miro人蜜。罗维卫人蜜。足圈世青圈。

That goal is for you

赛前,从大巴上下来的Lewy显得有些焦虑——对着摄像机都毫不掩饰,这可不是他的风格。
甚至在更衣室里他也一直神游。

他并不担心马上开始的比赛,事实上,他对这场比赛满怀信心。
他甚至并没有考虑到自己今天到底能不能进球这个问题。

时间回到半小时前。

Lewy收到了来自联系人“❤️”的信息。
【祝你好运,亲爱的】
Lewy勾起嘴角,快速回复,【你的伤还没有好,别逞强。】
【我很乐意首发】
Lewy突然有些急躁,忍不住打了过去,可是那个德国人并没有接。Lewy的持续焦虑就这样开始了。

比赛开始。一拿球就起码三人包夹。没有进球。但毕竟还是赢了。


仍然没有收到任何回复。Lewy一路神游到住处,打开电视。

幸好勒夫明智,Lewy松了一口气。

比赛接近尾声,那人替补登场。Lewy有些坐不住了。

“Goal!”Lewy跳了起来,但仍紧盯着屏幕上那人的一举一动。还好,那人的面部表情并没有异常。

比赛结束,Lewy的手机响了。


“hey lewy,我可以把你的信息理解为你在关心我吗?”
“你…别想太多。”
“那时候教练找我谈话,等我看到时你都上场了,所以…别生我气了好吗?my dear,我承认那不是一个成功的玩笑。”
“谁生气了…你的伤还好吧?”
“没事,收到你信息的时候我就觉得痊愈了。对了,that goal is for you。”
“oh Basti,你的英文进步了呀。你是在暗示我你在英国生活得很滋润吗?”
Lewy选择性的忽略了那句话的含义,电话那头的德国人则一脸哭笑不得。
“那么Basti,我们下一场见。要不下一场你替我进一个?我觉得曼努不会想着扑你的球。”

Lewy赶在对方开口前结束了通话。







不过,他怎么可能想得到,几个小时后那人会出现在他房门外呢。

德国队从来不训练 (多图,请不要喝水,在WIFI下观赏)

ecobaiyi:

PD:



 






       德国国家队(DFB )有一项光荣的传统,每逢世界杯、欧冠之类的大赛来临,这帮家伙就去划船、打篮球、玩橄榄球...各种撒欢,在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后,他们没有停止前进的脚步,还兴致勃勃的把先进的(dou bi de)训练理念带回了各自的俱乐部,整理如下:




1.大球运动




1.1篮球




      世界杯赛前训练,队员们分成2拨,一队人去打篮球,一队人玩橄榄球。我们看到可以把身体弯成各种形状攻门的兔马斯·穆勒,他的投篮姿势相比踢球姿势,可谓标准至极。







下图正在灌篮的是小飞侠贝拉拉比▼








      为了帮助队员们跳得更高,飞得更远,主教练勒夫按下了天气控制机的按钮。克拉默弟弟:教练QAQ,风好大,我听不清楚~




 
(话说当德国队的赞助商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除了赞助大巴和足球装备,还得赞助篮球框、防风镜、鼓风机等特殊装备。。。)




1.2橄榄球




厄煮:你来追我呀 哈哈哈哈。








土豆:我的球!波尔蒂:不,是我的球!!





许三多:国家橄榄球队主力









2 排球




世界排球锦标赛4小天鹅赛前合照








镜头转到多特蒙德俱乐部,从小看排球女将长大的香川是一位高手,京多安也同样身手了得,至于罗伊斯,他就是一只猫▼









2小球运动




2.1台球 展现了球员们优雅与智慧的一面








2.2乒乓球 拜仁是足球界最强的乒乓球俱乐部,看,队长拉姆要发球了







红色警报,2娃要发球了。。。




3现代五项




队长菲利普·拉姆·取边是地球上最强的边后卫,运动方面无所不精





(然而逗比程度和强度也是成正比的)






小新:除了踢前锋,我在射击方面也很有心得。





射箭成绩最好的▼






骑行也很愉快(总之比足球训练愉快)








5划船运动




12年欧洲杯赛前训练,我们看到的是厄煮的腹肌、脸哥飘扬的额发








6艺术体操 




勒夫老师表演了球操,眼中是对艺术孜孜不倦 追求▼









7武术




格策弟弟,这位美女老师正在教导他武术基本姿势(老师:底迪尼肚子好圆),记不住动作也没关系,回去可以向豆腐取经








苦练基本功




双人对抗,2娃你。。。









8社会活动




盖房子、接广告、走秀、照顾动物,努力挣钱养活球队












小新:我要踢腰 我要踢锋 我要喂你们吃饼。厄煮:看我演技靓不靓。








9玩耍




失败了就弹耳朵惩罚








说好弹耳朵,你们捂哪里。。









看电影(3D蜘蛛侠)








看完电影,拉姆·取边:做个面膜休息一下~








波猪:有爱就有力量





猪:波波LOOK AT ME ~






全队放松拉伸训练







勒夫:逗比孩子们,欧洲杯就交给你们了







厄煮:放心吧,有我和波波呢




。。。 。。。










                                           ——END——




希望逗比们再接再厉16年欧洲杯取得好成绩,谢谢观赏。






Forza Lazio

据安莎社最新的报道,本轮罗马德比将会有不少国外球迷涌入罗马奥林匹克球场,这其中包括英超的西汉姆联队球迷,西甲的皇家马德里球迷,波兰的维斯瓦·克拉科夫球迷(编者注:在02~03的联盟杯中两队曾交手,而两队球迷也是因此结下友谊),更有意思的是,这些国外的友人无一例外,全部是来罗马支持兄弟球队拉齐奥的!而同城球队罗马队目前仍没有传出有支持的国外球迷前来助阵的消息。
 
广交天下友,这次拉齐奥死忠球迷看到了自己广施善缘结下的善果。期待这次德比蓝鹰能如愿取胜,不负这些兄弟球迷的一番苦心!
记得好像是因为某次西汉姆联过来打罗马,和你鹰球迷结下的友谊。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

【转载·红鱼相关】凯泽斯劳滕:唯土豆与足球不可辜负

Far On The Water:

FCK,一个总能在脑回路自动形成“KFC”的玩意,好感来自一只吃货的饥饿。
看到老特拉福德思绪就不对劲了,满脑子的猪,然后浑浑噩噩地读完那些大段大段的文字,头疼得要死。
我必须承认我并没有那么喜欢他——直到他离去。
不可辜负的从来不是那颗球,而是那颗心。


Enandenmig:



Love is much more simple than you think.

    


贝岑山下小红猴:

    



         


废话:本来是很长很长的游记,生生被无良的编辑砍成了三千左右(砍掉的大部分是我觉得比较有意思的点orz),我的心情真是……不知如何是好【。

      


据说是为了向大家普及一些冷知识……这连冷知识都算不上,简直是0.00002K的知识【。

      



      


【1】

      


第一次有了想去凯泽斯劳滕看看的念头,是在2014年夏天。

      


那时候巴西世界杯刚结束,整个体育圈还沉浸在狂欢和叹惋的余韵里。我抑制不住自己作为伪球迷的虚荣在老特拉福德球场外跟一个荷兰来的曼联死忠大侃特侃,然后手机叮地响了一声。掏出来之后我有点傻眼,微博推送“克洛泽宣布退出国家队”。荷兰人还在锲而不舍地追问嘿小姑娘你喜欢的红魔是哪个红魔,我恍恍惚惚抬起头来冲他晃了晃手机。

      


屏幕上是自己DIY的壁纸,一面印着白色FCK的红底队旗,前景是长相活像亲祖孙的弗里茨·瓦尔特和米罗斯拉夫·克洛泽。

      


对于常年看足球特别是德国足球的人来说,FCK这三个字母理当不陌生。虽然一度非常活跃的科隆第一足球俱乐部或者哥本哈根足球俱乐部也有着同样的缩写,但在某个特定的年代,FCK专指在奥托·雷哈格尔带领下创造了升班奇迹的凯泽斯劳滕。碰巧,我赶上了那个年代的尾巴,并成功在彼时沉迷于足球的父亲的忽悠下中了巴巴罗萨之毒。

      


克洛泽,大约是我的FCK伪球迷生涯之始相当具有标志性的人物。他宣布退出国家队的新闻如同骤然响起的钟声,我意识到,自此,那些老FCK们终于全部退下第一线了。于是自然而然地,就想到那个黑森林笼罩的小城去看一看——身为球迷(不论真伪),如果一辈子都没去过主队的主场,不免是个遗憾。

      


毕业之前我对父亲说想去朝圣,父亲第一反应是意大利那么乱就不要去了你还不如去凯泽看看,我大笑知子莫如父。

      


父亲说:“没想到你还这么喜欢这支倒霉蛋。”

      


我说:“大概是追着看比赛看得太久,自己也跟普法尔茨人民一样有了强烈的自豪感和归属感?”

      


父亲哼了一声:“我看,要是有机会你巴不得就搬到凯泽去住。”

      


“就算是一块破石头摸了十三年都有感情了舍不得扔,更何况一支球队呢。”

      


我这样回答。

      



      


【2】

      


在海德堡车站等车去凯泽斯劳滕的时候,一个少说也得有六十岁的老太太突然拉住我的手,以近乎于疯狂的幅度挥舞着拳头大声喊了起来。我吓了一跳,第一反应以为自己碰上了传说中无处不在的新纳粹今天免不了挨一顿揍,战战兢兢抬头去看却发现老太太眼睛炯炯有神看上去欣喜若狂;再仔细一听,那有点漏风的嘴里喊着的是“FCK ist einfach wunderbar!”。那天我穿了一件凯泽百年纪念版队服,胸口绣着巨大的队徽被老人反复摩挲。

      


虽然早就对FCK这支球队在德国普法尔茨地区的影响力有所耳闻,亲身经历时仍然感到震惊。尽管这支球队早就脱离了高级别赛事,为经济债务和青黄不接的球员组成所困在德乙升级线附近上下浮动还时不时触个底,但对于境内只有两支像样球队并极为自己悠久历史而自豪的普法尔茨来说,曾经产出过瓦尔特、利布里希、福格茨、布雷默又创造过“奇迹”的百年老队凯泽斯劳滕简直就像餐桌上的土豆一样是生活中的必需品。

      



      


【3】

      


乘S-Bahn从海德堡出发,向西南方向纵深黑森林四十分钟,就到达了曾经是腓特烈一世行宫驻地的凯泽斯劳滕。这是个奇小无比的城市,只有一个火车站,市区部分不到三个小时就能徒步走完,似乎街上的每个人都互相认识——就像德国任何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小城一样。火车站大厅布满时间熏黄的墙上有一面据说从东西德统一时期起就挂在那里的大钟,钟下方一行醒目的“Wir leben Pfalz(我们生活在普法尔茨)”。这句话,同样存在于凯泽斯劳滕的每一个角落——电线杆、涂鸦墙、隧道桥,以及每个当地住民的身体里。

      


走出火车站,迎面而来的就是浓到化不开的足球氛围。电线杆上五步一队徽十步一口号,公共报栏上《南德意志报》被球队的赛程安排挤到只剩头版,几乎每家店铺的门脸上都悬着一个球队吉祥物恶魔玩偶。街上打闹的小孩子穿着以往赛季红得深浅不一错落有致的队服,而这一天并没有球队的主场比赛。除了我们这些慕名前来的外国游客外没有人会对眼前的景象感到惊奇,这看起来像是有哪支球队做客贝岑山般的盛大只是凯泽斯劳滕日常生活中再平常不过的一部分而已。弗里茨·瓦尔特的名字与头像和凯泽斯劳滕市徽上那条奇怪的蓝色鲤鱼一起活跃在小城的各处——当然,最多的还是在人们的球衣背后,和贝岑山弗瓦体育场。很显然,在1954年之后这位伞兵出身的足球英雄已经完全取代了腓特烈一世在普法尔茨人民心中的地位成为新的精神领袖,并给予从来都不想掩藏对于普法尔茨认同感的当地人一记持久不衰的兴奋剂。关于崇拜英雄的劳滕人民乃至普法尔茨人民似乎终于找到了一个新的图腾来安放他们失落已久的寄托:他们热衷于谈论他们并不曾亲眼所见而是从父辈祖辈那里听来的几十年前的旧事,他们风雨无阻地做“瓦尔特斯劳滕”的后援,他们宠爱乃至无条件溺爱着从长相到风格都与瓦尔特如出一辙的克洛泽……

      


陪我逛劳滕的J在凯工大念了六年书,从一个对足球完全无感的江南妹子长成了能端着啤酒上看台振臂高呼也能卷起袖子和对家铁粉掐架的德式女性。在我几乎要被整个劳滕铺天盖地洋溢着疯狂气息的红色搞晕的时候她一脸过来人的表情拍了拍我的肩膀。

      


“你瞧,这就是凯泽斯劳滕的足球。”

      


我们走过通往贝岑山的铁路桥,红砖石裸露的粗糙墙壁上涂着色彩鲜艳的涂鸦,仿佛时间还停留在承办世界杯赛事的2006年。那些张扬飞舞的踢球者中间盘桓着几个大字,“Fußball kommst Heim”。

      



      


【4】

      


到达劳滕的当天正好撞上一场友谊赛,FCK做东邀请丹麦哥本哈根的HB克厄。于是卸下行李挎上相机兴冲冲地坐上火车去设在另一个城市的比赛点,同一个车厢里还有几个穿着新赛季队服训练服的劳滕球迷,眼神交会时彼此心照不宣地笑一笑。比赛场地在劳滕隔壁诺伊施塔特的乡下,一片一望无际的葡萄园中间,要从诺伊施塔特倒一趟车坐一小时堪比侠盗猎车手的公交车,再穿过葡萄藤叶掩盖的石子小径才能走到球场。这些前置的种种折腾只能让人对于FCK的球迷有更清楚的认识——现场深浅斑驳的红色人潮中,除了我这样一路从远东跑来的朝圣者,还有不少从曼海姆和萨尔布吕肯乃至美因茨跑来的旅行球迷。我和在凯工大念硕士的J趴在栏杆上边喝苹果酒边对着场中正在热身的队员们八卦转会信息,等到队员们慢跑到附近举手示意签名合照。

      


拿到最为中意的38号亲签之后J问我:“激动吗?”

      


我想了想,突然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之中的欢欣雀跃。

      


“并不,”我很诚实地告诉她,“感觉就像是回到家跟大家见了个面一样。”

      


J笑眯眯地摸我的头,说:“对吧,这才是FCK。”

      


整场比赛延续着上个赛季开头到结尾所有比赛的固定范式,虚张声势的开场、不瘟不火的推进、高潮迭起的被吊打、垂死挣扎的反扑,球迷大叔们一手啤酒一手红围巾把挂着赞助商图标的广告版敲得震天响也没阻止自家小鲜肉那不成功的4231迎来一场稀里哗啦的收尾。代替转会去门兴的西佩尔出任一门的小穆勒看起来愁得要命,手套前前后后蹭脑袋,想必未几那头浓密的卷毛也会步上前辈后尘。

      


这让我没办法不去回想十多年前群星璀璨的德甲红魔。想当年,洛克文茨独霸前场高空轰炸晃得对方后卫一愣一愣;想当年,克洛泽抢点稳准狠;想当年,安方一脚长传开出去就稳稳助攻;想当年,巴斯勒马绍尔拉科维奇科赫塔尔霍里斯托夫哪一个拉出来不是独当一面;想当年,逮着机会看转播比赛都能紧张到一会儿大气而不敢出一会儿又蹦又跳——“想当年”这话一说出来就不免矫情,并且自然而然地告诉听话者,喔,既然是想当年怎样怎样,想必现今就一塌糊涂了。面对主队这几乎已经成为固有属性的锋不锐腰无力后防线上有黑洞,我觉得自己的尴尬症已经处于晚期。

      


“新赛季就拿这样的阵容去和买了一大把妖人前锋对冲甲志在必得的莱红牛死磕,简直不敢想。”

      


“青训体系是很好,不过最近两年有潜力的小家伙都一个劲儿被人挖走……”

      


我和J对视一眼,恨恨吐槽。

      


旁边跟着爸爸和爷爷来看比赛的小朋友碰巧也在此时发出了遗憾的咂嘴声。穿着上赛季橘黄色主场队服、背后印着瓦尔特爷爷8号的金毛小男孩还不及大人腰高,看起来活像一只小三文鱼,拽着父亲的手又跺脚又叹气。

      


话虽这么说,槽虽这么吐,离开赛场时球迷们仍然聚拢到球员身边击掌以示感谢和鼓励。虽然这么说有点低幼化,不过FCK作为一个球队,内部气氛看起来更像是一个闹哄哄的家族——这大概是从球队总监到球队经理到梯队教练都出身直系的缘故。俱乐部的运作多是利益铺路,不过,多点温情也好。

      


“其实我一直想知道,”在回去的路上我问J,“既然踢得一年比一年烂,为什么大家还都锲而不舍地追着看。”

      


“就像你一样,”J靠在侠盗猎车公交的椅背上,冲我扬眉,“你还不是不远万里跑过来,就为了看一场踢输了的友谊赛。”

      


车窗外是飞速晃过的葡萄园,远处是渐次压过来的黑森林,黑森林后面是摊了满天的夕照和晚霞。普法尔茨的黄昏看起来和别处的也没什么不同。

      


但终究不一样。

      


我打开手里的邀请赛入场券,上面是签名时请38号加的一句话。

      


“FCK ist einfach wunderbar.”

      



      


【5】

      


走出劳滕火车站的时候,又抬头看了看大钟下面那句自豪感几乎要无声无息溢出来的标语。霍亨施陶芬的腓特烈一世选中了现今德法边界上这片黑森林中的开阔地建立自己的行宫,并在这里开始他作为中世纪德国最著名统治者将神圣罗马帝国引向顶峰的道路。普法尔茨人民在腓特烈一世的强权圣光照耀下兢兢业业地种植着足以供应整个帝国日常饮食的土豆,服从着他们所敬爱的战无不胜的皇帝,对于这位被称为巴巴罗萨的大帝的尊崇直到他东征梵蒂冈并最终淹死在河中之后才慢慢散去。

      


腓特烈一世留给普法尔茨的除去旁落而籍籍无名的支系子孙,就是强烈得让人诧异的自豪感(我们或许可以认为在纳粹主义发源的数百年前德国西南部某一个小地区里已经显露出了类似的苗头,但这两者之间的区别也同样显著)。单就热爱家乡而言,如果普法尔茨人民自认第二,那么整个德国大约也找不出一个真正的第一来了。而位于黑森林腹地、自始至终标榜自己为普法尔茨心脏的凯泽斯劳滕几乎将这眷恋上升为了一种城市信仰。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人养一支球队,一支球队养一样的球迷——我不得不承认这其中有着鲜明的传递性。凯泽斯劳滕所信仰的是什么呢?胜利?一支具有同一性的球队?曾经光荣辉煌的战绩?弗里茨·瓦尔特和奥托·雷哈格尔?又或者,他们信仰的仅仅是这样的一种生活方式——甚至,那已经从信仰变成了习惯。

      


在别处,足球是足球;在这里,足球就是土豆。

      



      


———怨念的END———

      



      

    
  

德国队从来不训练 (多图,请不要喝水,在WIFI下观赏)

罗圈腿美人:

继续加油啊~~


PD:



  



       德国国家队(DFB )有一项光荣的传统,每逢世界杯、欧冠之类的大赛来临,这帮家伙就去划船、打篮球、玩橄榄球...各种撒欢,在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后,他们没有停止前进的脚步,还兴致勃勃的把先进的(dou bi de)训练理念带回了各自的俱乐部,整理如下:


1.大球运动


1.1篮球


      世界杯赛前训练,队员们分成2拨,一队人去打篮球,一队人玩橄榄球。我们看到可以把身体弯成各种形状攻门的兔马斯·穆勒,他的投篮姿势相比踢球姿势,可谓标准至极。



下图正在灌篮的是小飞侠贝拉拉比▼




      为了帮助队员们跳得更高,飞得更远,主教练勒夫按下了天气控制机的按钮。克拉默弟弟:教练QAQ,风好大,我听不清楚~


 
(话说当德国队的赞助商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除了赞助大巴和足球装备,还得赞助篮球框、防风镜、鼓风机等特殊装备。。。)


1.2橄榄球


厄煮:你来追我呀 哈哈哈哈。




土豆:我的球!波尔蒂:不,是我的球!!



许三多:国家橄榄球队主力





2 排球


世界排球锦标赛4小天鹅赛前合照




镜头转到多特蒙德俱乐部,从小看排球女将长大的香川是一位高手,京多安也同样身手了得,至于罗伊斯,他就是一只猫▼





2小球运动


2.1台球 展现了球员们优雅与智慧的一面




2.2乒乓球 拜仁是足球界最强的乒乓球俱乐部,看,队长拉姆要发球了



红色警报,2娃要发球了。。。


3现代五项


队长菲利普·拉姆·取边是地球上最强的边后卫,运动方面无所不精



(然而逗比程度和强度也是成正比的)




小新:除了踢前锋,我在射击方面也很有心得。



射箭成绩最好的▼




骑行也很愉快(总之比足球训练愉快)




5划船运动


12年欧洲杯赛前训练,我们看到的是厄煮的腹肌、脸哥飘扬的额发




6艺术体操 


勒夫老师表演了球操,眼中是对艺术孜孜不倦 追求▼





7武术


格策弟弟,这位美女老师正在教导他武术基本姿势(老师:底迪尼肚子好圆),记不住动作也没关系,回去可以向豆腐取经




苦练基本功


双人对抗,2娃你。。。





8社会活动


盖房子、接广告、走秀、照顾动物,努力挣钱养活球队






小新:我要踢腰 我要踢锋 我要喂你们吃饼。厄煮:看我演技靓不靓。




9玩耍


失败了就弹耳朵惩罚




说好弹耳朵,你们捂哪里。。





看电影(3D蜘蛛侠)




看完电影,拉姆·取边:做个面膜休息一下~




波猪:有爱就有力量



猪:波波LOOK AT ME ~




全队放松拉伸训练





勒夫:逗比孩子们,欧洲杯就交给你们了



厄煮:放心吧,有我和波波呢


。。。 。。。






                                           ——END——


希望逗比们再接再厉16年欧洲杯取得好成绩,谢谢观赏。




怕忘梗随手存&任性打tag

#小猪x拜仁##小猪x莱万##小猪x拉姆#“我想给你点一首歌。”“什么歌?”“空白格”“不想让你为难 你不再需要给我个答案 我想你是爱我的 我猜你也舍不得 但是怎么说总觉得 我们之间留了太多空白格 也许你不是我的 爱你却又该割舍 分开或许是选择 但它也可能是我们的缘分”

任性打tag

近期关注:媒体替你鹰已经签下了一堆前锋;今天拉齐奥买前锋了吗;今天FA哥心情好了吗;今天比格利亚背锅了吗;今天弟媳又被黑了吗;今天婷婷赢球了吗;今天邓加又说什么了吗;今天你德训练了吗;今天小猪转会曼联了吗;今天波尔蒂打网球了吗;今天范佩西加盟拉齐奥了吗;今天国安签下莱队了吗;今天深圳宇恒赢球了吗;今天克洛泽考下教练执照了吗;今天克洛泽回国家队了吗;今天罗伊斯考驾照了吗;今天莱万秀恩爱了吗;今天洛总又签小鲜肉了吗;and so on

萌娃系列· I'm carrying papa's number!

StacyTaylor:

想看小ozil小khedira小neuer!好了我去静静


青山青:



    转眼间,又到了联赛杯赛都结束了的日子。联赛最后一轮的那几天,绝大部分冠军球队和少数非冠军球队都会进行一项群众喜闻乐见的活动——晒娃。最后一个主场,拖家带口地,堂而皇之地,晒娃晒冠军。




    到这个时节,我的INS会被刷屏,微博也差不多。于是我总是很努力很努力地舔着屏,很努力地收图收图,看到千百张各家萌娃的照片躺在文件夹里就喜不自胜,活像一个变态怪蜀黍。




 今天我们就来聊一点儿跟足球有关也跟萌娃有关的事情:球星的孩子穿的球衣,背后都印了什么?




  ( 最好电脑看,闪退小王子可不是白叫的哟~




想看萝莉戳这里   梅堆堆家的Mira第一篇  Mira第二篇   有儿有女系列戳这里   本佩家的萌娃戳这里




------------------------我是开始卖娃娃的分界线--------------------------------




  第一种是最中规中矩的:印姓氏。




小Leon是我见过穿球衣的萌娃背影中最萌最萌的!那个小脚丫每次看心都会化啊!!!







总是在PO儿子背影的宽爸爸……







——这种印姓氏是最常见的,照理说也不会出现什么问题。但是遇到下面这种情况……







每届大赛都是这样,K家双子星总是穿的一模一样……




——你说,球衣上分别印自己的名字多好啊?广大迷妹也就不会被奶爸忽悠,一直把双子混淆到今年才纠偏!




关于下面这张……我一直不能确定这是不是K家双子星。如果是的话,这也提供了一种思路:可以让其中一个孩子穿队友的号,会有出其不意的效果哦~




第一次下场地里来撒欢儿的小榴莲穿的也是姓氏~




小小tips:




如果你有不止一个萌娃,那么一起穿出去会灰常有气场哦~




示范者就一个:偶尔带三只小熊来球场的巴熊:




第二种情况也很常见:印Papa或者Daddy。




这种选择的忠实拥趸是本本。我印象里他三个孩子基本都穿Papa,没有印自己名字或者Robbern的。







感觉厂子印Daddy的比较多。小玉啦,威胁家两只,还有LOLO的。




虎子的娃背后也是Daddy~







然而在众多的Daddy中,有一个坚定的姓氏党~




——那就是对这个大小孩的梗一直念念不忘的波波……




但是如果以为路总没有穿过Papa,那就错了。







第三种(好吧第三种其实也很常见!):印自己的名字。




米兰和萨沙。

一般穿Daddy但是也有印自己名字训练服的阿奇:







疼哥家俩闺女也都是穿自己名字的。去年和今年的夺冠庆祝:




小萌神Mira!







Nora和Leo,他俩也总是穿自己的名字:




我们囧爷,是一个十分有个性的男纸,当然也要穿自己的名字咯:




你看,卢卡就是Papa党(。)







贝纳蒂亚的小儿子(正面超萌!)




鲁尼的小儿子~







同理第一种情况,如果你有很多个萌娃,每个人印自己的名字也是灰常拉轰哦~







-----------------------------------------------------------------------




穿球衣本是一件稀松平常的事情,可是只要做父母的有一颗逗比的心,自然就能玩出花儿来~




比如这样自己的球衣直接给孩子套上的:




再比如这样生了好几个二世的(哈哈哈裤子就是不按常理来~!):







再比如切换自如的。这其中佼佼者有两个:国王和将军(……)。




狸子家的孩子,今年穿Papa,明年穿名字(。)







这就是那个原来像姑娘的小儿子:名字是Seif,是个穆斯林名字,翻译作赛义夫(。)







阿扎尔的儿子则是有时候穿名字有时候穿姓氏……

将军在这一点上超随性……沙总和蒂娜有时候是穿名字的:







有时候也会穿姓氏:




大河南队的小孩子都有印有自己名字的衣服~!范法家大面:




猴哥大儿子Seb:




然而沙总还穿过这样的……




所以说这种庆祝场合最好玩儿了,有人穿Papa有人穿自己的名字,胡安弗兰的儿子穿了姓氏。







威武如小囧,干脆不穿球衣。




不过给孩子套球衣的最威武当属大伊布了……啥也不写,叫你们还研究背后印啥!








----------------------END-------------------------------